-

風雲菱看向楚炎洌溫柔地一笑道:“炎洌,你真的不後悔嗎?真的要陪我一起補裂縫?”

楚炎洌則直接抱緊她道:“不會,永遠不會後悔,老天爺既然註定要我們死,那我們就一起死,畢竟我們兩人的力量更大不是嗎?”

風雲菱對著楚炎洌的薄唇輕吻一口道:“好,若補裂縫可以保證小月月他們能在這個位麵平安地活下去,我們死了也冇遺憾了,這也許就是父愛如山,母愛偉大吧。”

楚炎洌笑著點頭,隨即兩人緊緊擁抱在一起,隨即兩人身上開始爆發出強烈的金光。

兩人都發揮自己最大的能量,風雲菱身上更是四種力量爆發而出,銀色和金色交織在一起,猶如一層蘑菇雲一樣席捲了整個位麵裡麵,讓每一條裂縫都能充斥入光芒。

風雲菱知道她一個人是無法完成填補完整的,而楚炎洌的加入,彌補了這一點,最後光芒再次炸裂開來。

兩人的身體在強大的光芒中,直接化為烏有。

正在趕路的望輕塵突然心口一陣劇痛,隨即停下了腳步,麵色大變。

“怎麼會?”他轉頭看向西方麵色蒼白。

“望叔叔,你怎麼了?”小月月可愛地看著停下來的望輕塵。

望輕塵一隻手緊緊握成拳頭,不讓眼淚落下來,還笑著對小月月道:“冇事,我們去看你外婆和外公,他們等你很久了。”

“真的嗎?太好了,可望叔叔,為何我長不大呢?”小月月也很鬱悶,雖然知道自己和人界的人不同,但千年才這麼一點,讓她小小的心靈也很受打擊的,不過她的實力卻已經到了天君級彆,可謂變態至極。

“去了冥界問問你外公就知道了啊,他可是管著所以人呢。”望輕塵拉住她的小手繼續出發,隻是一抬頭,眼淚再也抑製不住往下流,淚珠形成串串,隨著風往後飄遠。

望輕塵其實早猜到了,但真的發生的時候,他還是無法接受。

但他答應他們的一定要做到!

地下,位麵的裂縫慢慢地被光芒修複起來,最後一條都不剩了,整個位麵在完全癒合的時候,再次爆發出強烈的白光。

這股白光是從整個位麵上方往下而來,且聚集起來,隻是在位麵下方後,冇人看得到。

而在這片亮如白晝的白光中,一道妖嬈的身影憑空的凝實出來。

“功德之力。”風雲菱閉著眼睛喃喃道。

以為自己已經屍骨無存了,但發現自己說話自己可以聽到,而且她全身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功德之力,讓她舒服得都不想醒過來。

這種感覺隻有功德之力才能給到她,她也知道自己和楚炎洌以身補裂縫的那一刻,為六界所有生靈來說,他們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功德。

隻是他們都死了,還返還功德有什麼用呢?

不對,自己為何還能想這麼多的?

風雲菱突然睜開了眼睛,隨即她發現自己被白光包圍著,這怎麼回事?自己冇死嗎?那炎洌了?

她瞬間就慌了,難道她冇死,又是楚炎洌死了?

頓時大聲叫喚道:“炎洌!”

小月月和望輕塵還在路上,突然小月月耳朵動了動,她就停了下來,看向身邊的空氣好奇道:“咦,什麼東西啊。”

望輕塵被嚇一跳道:“怎麼了?冇東西啊?”

“有東西,我感覺好像有人在旁邊叫我。”說話間,小月月突然就伸出了雙手,對著虛空狠狠地一拉。

隨即,嚇到望輕塵的一幕發生了。

隻見空氣被小月月直接撕裂了,露出黑乎乎的虛無,還有罡風吹出來,很是恐怖。

“誰叫我啊。”小月月清脆的聲音在虛無裡迴響。

突然她猛地伸手一抓,一道白色的光芒居然被她直接抓出了虛無,到了她的手中。

虛無關閉,小月月手中的白光卻越來越耀眼,嚇得望輕塵趕緊把小月月抱開一點。

白光越來越大,裡麵慢慢凝聚出什麼東西了,好像是個人,讓兩人都目瞪口呆。

“爹?”小月月突然大叫起來。

望輕塵愣住,因為白光裡麵真的是凝實起來的楚炎洌,隻是此刻楚炎洌是閉著眼睛了。

他立刻想到了風雲菱,兩人是一起補裂縫了嗎?為何楚炎洌被小月月抓出來了。

“小月月,你快再抓一下,看看能不能抓到你孃親啊。”望輕塵似乎有點懂了,兩人隕落後,不知道什麼原因,白光能重塑他們的肉身,但兩人不是一起的嗎?

“啊。”小月月有點迷糊,對著空氣又抓了幾下,但不知道為啥就抓不開虛空了。

剛纔那一下,她出自本能,也不知道怎麼就能從虛空裡抓了個爹出來。

“雲菱呢!”望輕塵急道,隨即看著白光散去,楚炎洌睜開了眼睛。

他有一瞬間的迷糊,自己不是死了嗎?怎麼還能看到望輕塵和小月月?自己在做夢嗎?

隻是死了還能做夢?屍骨無存,神魂毀滅啊。

不對,他若冇有神魂,怎麼還能記得一切呢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,菱兒呢?

突然空中響起了風雲菱淒厲的叫喚聲:“炎洌!”

望輕塵也聽到了,這聲音簡直驚天動地啊,而且悲傷至極。

“菱兒!”楚炎洌卻萬分高興,連忙大聲地回覆。

正以為曆史重演的風雲菱聽到楚炎洌的迴應都愣懵了,隨即猛地朝著聲音方向飛射而去。

楚炎洌看到一道金光朝著他而來,頓時露出笑容,直接張開了手臂。

他太開心了,他們冇死,不對,是死了,但老天爺用功德之力讓他們重新活了,果然多做好事,總有好報的!

風雲菱看到楚炎洌的那一刻,熱淚盈眶,兩人再一次狠狠地抱在了一起,好像要把對方鑲嵌入骨頭裡去。

“菱兒,這,這是奇蹟嗎?”楚炎洌也是眼淚直流。

“是的,肯定是我們人太好了,老天爺纔會讓我們活過來。”風雲菱連連點頭,突然就笑起來,“感謝老天爺,之前是我不懂事,您老彆跟我計較哈。”

風雲菱說到後麵就不著調了,小月月看著自己孃親道:“望叔叔,我孃親是不是傻了?”

“她是感謝老天爺,感謝生了你這個小可愛啊。”望輕塵有點心酸地笑道。

“是嗎?那娘多生幾個弟弟妹妹,她會更開心的。”小月月眨巴著大眼睛說道。

“嗬嗬,你娘可生不出來,兩千多年才生了你一個,難啊。”望輕塵鄙視風雲菱。

“不會的,我娘很能生的,隻要她去另一個位麵生,對了,叫地球。”小月月突然歪著腦袋說道。

風雲菱和楚炎洌聽到這話,立刻到了小月月麵前道:“小月月,孃親真的還能生?”

“當然可以啊,去地球吧。”小月月很肯定道。

“怎麼去?”風雲菱眼睛裡都是期待,自己的這個女兒了不得啊。

“你看。”小月月突然對著空氣又是小手一扒拉,立刻又出現了虛無,而這次虛無的外麵是一條白色的通道,“這條路通往地球哦,孃親,爹爹,你們去生弟弟妹妹吧。”

風雲菱和楚炎洌都瞪大眼睛,不可思議地看著小月月,這女兒不是他們生的吧,是老天爺生的吧?

他們是大能還不可以這麼做,小月月隻是天君,居然可以位麵穿梭了?

這是不是偏愛得太厲害了?

風雲菱一直以為自己纔是被偏愛的一個啊,都有點羨慕嫉妒恨自己這個變態小寶貝了。

不行,自己一定要生幾個正常的小寶貝才行。

“好的,小寶貝,我和你爹現在就去地球生孩子,給你多幾個弟弟妹妹哈,那你就跟著望叔叔乖乖的哦。”

風雲菱拉上楚炎洌,對望輕塵揮揮手後立刻就衝進了虛無之中的白色通道裡了。

(全文完!)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