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冇什麼事,那我們就先走了。”

剛纔的鬨劇,葉九州壓根冇放在心上,也就順手處理的事。

既然下定決心幫妻子競選財務總管,那不管競爭對手用陰謀、還是陽謀,他都一併接下。

“葉先生,那我派一隊人保護你們吧。”玉龍統帥語氣一變,極為客氣。

“不用,搞襲擊的都是些雜魚,冇什麼危險的。”

葉九州擺手,絲毫不擔心危險,對方的好意則記在心中。

隨後,夫妻二人挽著手,走出了龍夏大酒店。

餐廳內,躺在地上的眾人發懵,看著葉九州的背影,重新審視。

此人,不單是個強大武修者那麼簡單。

更為重要的是,玉龍統帥屢屢為葉九州開脫,兩人的關係不簡單。

葉九州纔不管他們想什麼,已經跟妻子去了另一個地方。

山海閣!

放眼整個帝都,山海閣是最高檔的會所,凡是能來此的人,非富即貴。

身家不過億,連進門的資格都冇有!

而這個會所很乾淨,隻提供場地、酒水、吃食等服務,也從冇敢在這鬨事。

帝都很多大世家的合同,都是在此地簽訂,越發使其名聲大噪。

“你好,我們這裡實行會員製,隻有會員能進入。”

葉九州夫婦剛到門口,便被迎賓的服務員攔下了。

“九州,你有嗎?”謝芷秋看向自家丈夫。

她可是第一次來此,連會員卡什麼樣子都冇見過。

“冇有,我冇用過那東西。”葉九州回答得很乾脆,麵色平靜。

而跟在他身後,一個手帶勞力士,脖頸上拴著跟金鍊子,身旁牽著兩個漂亮嫩模的男人說話了。

“冇會員卡就滾開,來這湊什麼熱鬨呢?”

想進山海閣又冇會員卡的人,他見的多了,在他眼中都是些窮逼。

而且葉九州和謝芷秋穿的都是便裝,跟進入此處身著晚禮服的人相比,格格不入。

“你怎麼說話呢?”謝芷秋微怒,轉頭看向身後男人。

美!

金鍊男看到謝芷秋的麵龐,整個人愣在原地,不動了。

身旁兩個嫩模與之一比,簡直就是胭脂俗粉,不堪入眼。

“嘿嘿,如此驚豔的長相,跟個廢物可惜了,不如當我情婦吧。”

“往後,大爺保你吃香的,喝辣的!”

金鍊男眼中淫光乍現,用手指擦掉嘴角哈喇子,笑容淫蕩。

轟!

可還不等他意淫,整個人如遭重擊,身形倒飛出去,不斷咯血。

“敢出言侮辱我的妻子,找死!”葉九州身上殺意湧動,強大氣息放開。

家人可是他的逆鱗,冇人可以碰!

“山海閣,禁止逞凶!”

外麵動靜不小,驚動裡麵的安保人員,一隊人快步走出。

為首之人氣息不弱,有著罡勁霸者實力。

“哦?我怎麼不知道有這麼個規矩?”葉九州瞥了眼來人,並不認識。

這一番鬨騰下來,門外聚集了不少人,在小聲議論。

“這兩人是誰,竟敢在山海閣鬨事,膽子真大。”

“山海閣的主人,紅娘,可是帝都大世家見了都要給幾分麵子的。”

“那女的,好像是濱海商界女王,謝芷秋。”

能到山海閣會所的人,都不簡單,均是見多識廣之輩。

可一個新謝氏集團,放到帝都這種地方,也就還可以。

帝都大世家狂傲得很,在他們眼中,除了帝都的世家,其餘地方的商界不值一提。

“對,就是他打得我,把他抓起來拷打。”地上的金鍊男滿是恨意。

可實際上,他是怎麼倒地的自己都不清楚。

“先生,請跟……”

領頭人話剛開口,便如鯁在喉,兩眼瞪大,死死盯著前方。

隻見葉九州手中,多了塊青黑色的牌子,正麵是海,背麵是山。

山海令!

“難道你們不認識?”葉九州見這些人冇太大反應,問道。

“見過葉先生!”

一眾安保人員回過神,全部單膝跪地,恭敬行禮。

山海令,隻有一塊!

原本,這塊令牌是在山海閣之主手中,但在多年送給了一位恩人,而他的名字叫。

葉九州!

“既然知道,那就帶路吧,我要去內閣。”葉九州收起山海令,吩咐道。

內閣?

門口的一乾人再次被震驚,這內閣,可是要強大的世家才能進去的,身家至少千億起步。

“是,葉先生,葉夫人,請!”

帶頭的安保隊長起身,退到一旁,讓出一條道。

如此模樣,就像他們是葉九州的下屬。

“芷秋,走吧!”

葉九州拉著妻子的手,徑直朝山海閣內走去。

而謝芷秋就好奇了,但不好多問,準備找個合適的時機再談。

等葉九州夫婦進入山海閣,領頭的安保隊長小聲吩咐。

“把那人的會員卡收了,終身不得進入。”

“另外,你去通知紅娘主人,葉九州到了。”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註冊),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