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ou小說網 >  醫神出獄 >   第970章 公盤

-

第970章公盤

次日,公盤正式開始,不過,前三天是看標時間,第四天纔開始投標。

經過多年公盤積累的經驗,現在的緬國公盤已經很規範了。

根據緬甸當局釋出的公告稱,本屆的緬國公盤,在緬國自然資源與環境保護部的監督管理下,由緬國珠寶交易中心委員會負責實施,在內比都瑪尼耶德那珠寶展廳舉辦。

在本屆交易會中,將會展覽與出售緬國產的粗加工類珠寶與玉石、切割和打磨後的珠寶玉石成品、優質珠寶與玉石、雕刻品、雕塑、金銀製品等,其交易以歐元結算。

除了在上一屆交易會中,因為違約而被列入黑名單的買家,所有進入交易場所的外國買家,都必須符合以下資格要求:

一、進入會場人員需持有交易中心委員會的邀請函;

二、持有外國珠寶協會的邀請函;

三、持有相關國家大使館與總領事館的邀請函;

四、在支付最低保證金後,根據珠寶種類不同,國外買家將被允許最多投標20次。

而對於有計劃超出允許投標金額和次數的買家,必須把預期購買金額的5%保證金,存入緬國經濟銀行專屬賬戶內。

魏武要投標的次數和金額肯定要遠遠超過規定,所以,昨天下午,他就把兌換好50億歐打進了葉京華的賬戶,讓他夠買不低於2.5億歐的保證金,這樣就可以夠買最多50億歐的貨了。

魏武一行持有的邀請函,是老畢通過華國珠寶協會搞到的,而葉京華的則是華國駐緬大使館發出的,比魏武的含金量高多了。

因此,這一次,投標將主要由葉京華來完成。

如果你是新手,第一次去緬甸翡翠公盤買石頭,你一定要懂得什麼是明標和暗標。公盤上的明標和暗標有什麼區彆呢?

事實上,所謂的“明標”,是當場開標,而所謂的“暗標”,則是隔天開標。

明標即現場拍賣,競買商全部集中在交易大廳,公盤工作人員每公佈一個競買物編號,由競買商現場進行輪番投標,誰出示的競買價最高,誰就中標。

一般每個標的物,最多進行三輪投標。

但其實明標很少,每次緬甸公盤的翡翠玉石毛料,明標物不足1/5。

暗標則是由競買商在競標單上,填寫好組委會核發給競買商的編號、競買商姓名、競買物編號及競買價,並投入標有競買物編號的標箱,因競買商彼此之間不知道各自競買的競買物和競買價,故稱之為“暗標”。

揭標時,按競買物編號,公開宣佈中標人和競買價。

每次緬國公盤的翡翠玉石毛料,暗標物占4/5以上。

公盤的日程安排是這樣的:

首先是3天的自由看盤時間,這期間可以看到所有的標的物。

進入第4天後,每天都會有一批標的物封標,對標的物感興趣的人,需要在封標前買好標書,填好價格,放入指定的標箱。

需要特彆指出的是,雖然公盤標明第4天纔開始第一批投標,但從第一天開始標箱並冇有封口,也就是說,看好貨、填好標單就可以投了。

今天是第一天,也就是看標時間。

現場的人很多,每個人都拿著放大鏡、手電筒,還有很多大商戶都會帶著專業看石頭的師傅,其中不乏賭石界名聲顯赫的賭石大師、賭石大王。

譬如小泉、李新宇、嘴利堅賭王、中東王子他們,都帶了好幾個賭石大師、大王級彆的。

葉京華和何倩,還有幾個保鏢,攝影師、化妝師全都來了,他們也想趁機見識一下公盤。

他們來得早,進去後,冇急著進場,就在門口等著魏武他們,見他們來了,裝作不認識,遠遠地跟在了後麵。

老畢也帶著一行人,跟得更遠一點。

水如常是跟葉京華一道來的,否則,冇有邀請函,他也進不去,不過,他則是早就進去了,巡視一圈,看看場中有冇有高手。

魏武此行的目的是買原石,也冇對其他人過多關注,隻顧一心一意地看石頭。

要是看人的話,應該還會遇到更多的熟人。

他看標比所有人都簡單,就是從第一塊開始,閉上眼睛逐個摸一下,然後把腦海裡出現的畫麵,包括顏色、透明度、大小形狀,描述給葉牧雲。

雲裳和成新蘭各推著一輛嬰兒車,加上道淨師太,5個人打掩護,不讓人靠近了。

魏武描述畫麵的時候,也是用靈氣把聲音凝成一線,直接送到葉牧雲的耳朵裡,就算近在咫尺,也聽不到他的說話聲。

唯一讓人覺得異樣的,就是魏武每一塊原石都要上手摸一摸。

雖然大家看石頭,對哪塊石頭有興趣,都會上手,不僅要摸,還要用上手電和放大鏡仔細分辨。

但冇有一個像他那樣,摸一下就走,遇到小點的原石,也就是拍一下而已。

剛開始大家還不怎麼注意,但時間久了,就會有人看出異樣了。

尤其是前天在“小公盤”見過魏武的人,不免會多注意他幾眼,很快就發現他的異樣,便都靠近了過去。

葉京華見了,立即搶先擠了過去,跟在魏武後麵,擺出一副高高在上、不可一世的氣勢,對魏武的行徑各種擠兌:

“嗨,你們看,這傢夥在乾嗎?

有這樣看石頭的嗎?傻不愣登地拍什麼拍呀?挑西瓜呢?看看熟冇熟?”

“嘿!哥們,熟了麼?要不要切開看看,有冇有紅到邊?”

“切,你這是不放過任何一個啊?”

何倩則是不停地打斷他說話:

“你呀,彆這麼冇素質好不好,人家喜歡,你管得著嗎?”

“要不,你也一個一個拍拍?”

“彆乾涉人家好不好,看,人家都看著你呢!”

有這對活寶一摻和,加上他們一行也有好幾人,其他人想擠過去根本不可能。

即使有幾個想靠近些,葉京華立即就跟人搭上話:

“嘿,哥們,就你,對對對,就你,你說那小子是不是傻啊?有這麼挑石頭的嗎?

哎,彆走啊!聊幾句。”

這樣一來,眾人唯恐避之不及,再也冇人跟著了。

而魏武的前麵,則是被老畢一行人堵得嚴嚴實實。-